奥拉帕尼/Lynparza的真实世界应用和结果

  • A+

  目前处于后期临床开发阶段的肿瘤药物中,90%以上为靶向药物(包括靶向致癌途径和免疫检查点的小分子抑制剂和生物制剂)。对于靶向DNA修复的药物,多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的研究比较深入。迄今为止,四种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olaparib),niraparib(Zejula),rucaparib(Rubraca)以及talazoparib(Talzenna)获得了监管部门的批准。

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效果如何

  由于 吉非替尼 在亚洲患者中作为二线治疗比较有效,因此研究人员热衷于测试其作为一线化疗后维持治疗的用途。WJTOG0203研究中,晚期NSCLC患者接受6个周期的化疗或3个周期的化疗,如果患者在前三个周期化疗后疾病得到控制则接受吉非替尼维持治疗直至疾病

  是第一个上市的PARP抑制剂,于2014年被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为携带BRCA突变的铂敏感性复发性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奥拉帕尼在常规临床实践中已经使用了三年多,必须及时分析累积的真实世界数据,以便利益相关者(包括患者、临床医生和监管机构等)及时获得信息。本研究的目的是:描述患者特征,评估奥拉帕尼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后的前三年内“标示外使用”(off-label use)的程度,分析剂量中断、剂量减少、控制副作用的药物,并评估至停药时间和总生存期。

  标示外使用指临床实际使用药品的用法、用量或适应证不在具有法律效力的说明书规定范围内。大多数卵巢癌患者(100名患者中的96名)开始服用奥拉帕尼:推荐剂量400mg(8粒胶囊),每天两次。在中位时间78天(范围:20-344)后,14名患者(14%)减少剂量。此外,至少13名患者观察到可能减少剂量的分配模式。总体而言,59名患者可能1至74天没有分配到奥拉帕尼。最后,在奥拉帕尼治疗过程中,36名患者使用甲氧氯普胺(metoclopramide)或昂丹司琼(ondansetron)。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