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新辅助治疗效果

  • A+

  对于BRCA1/BRCA2基因突变即胚系突变的乳腺癌患者,包括三阴性乳腺癌和激素受体+/-的患者,目前较新颖的治疗手段是PARP1抑制剂。PARP1抑制剂与DNA损伤修复通路有关,而BRCA1/BRCA2与DNA损伤修复也有关,可通过双通路合成杀死的机制来杀灭肿瘤细胞。无论是或Talazoparib,其研究结果一致。

利普卓/奥拉帕利能为部分患者带来明确获益

  刚刚,阿斯利康和默沙东宣布,奥拉帕利( 利普卓 )获得FDA优先审评,用于携带有害或疑似有害胚系或体系同源重组修复基因突变(HRRm)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患者,预计将在2020年2季度正式上市!2019ESMO年会,阿斯利康和默沙东联合宣布前列

  入组的研究人群主要为二线及二线以后治疗的患者,与TPC(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包括长春瑞滨、卡培他滨、艾瑞布林等)相比,PARP1抑制剂能显著延长患者的PFS,HR约0.5~0.6。相对于既往乳腺癌临床试验新型治疗对比既往治疗的HR(约0.8),这一结果说明PARP1抑制剂可降低40%~50%的疾病风险,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当然,无论CDK4/6抑制剂或,临床医生更需要了解患者总生存(OS)的数据。只有OS延长,新药才能被大家所接受。目前已开展了采用PARP抑制剂新辅助治疗的临床试验,如奥拉帕尼或Talazoparib,结果显示病理缓解率(PCR)均较高。新辅助治疗最主要的目的是快速达到PCR。临床医生倾向于采用联合治疗方案,如常规化疗+PARP1抑制剂或PARP1抑制剂+内分泌治疗,或联合CDK4/6抑制剂、PD1/PD-L1单抗等,以快速提高PCR,这也是未来临床研究的方向。

  

免责声明: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