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早给自己买份商业医保吧,不吃亏_西安杨森的硼替佐米是进口的吗

  • A+
所属分类:硼替佐米仿制药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5日电(林龚立) 社会医保无法覆盖,仿制药又不一定有效,怎么办?购买商业医保,就是第三条路。

近期,随着一部电影的热映,“治病难、治病贵”的话题再度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网上有不少关于治疗重病要高额花费的讨论,一个个“因病致贫”的案例让人心情沉重。哪怕是相对富足的中产家庭,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恶疾面前也难以长久坚持。

治疗这些重病动辄就需要数十甚至上百万元的医疗支出,超出了大部分家庭的承受能力。不想被一病返贫,防患于未然就显得尤为重要。例如,提早购买一些医疗保险。

而一说到保险,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都是社保,对于购买商业医疗保险则没有意识或意愿不强。有着“社保应该覆盖那些重病大病”、“商业保险不靠谱”的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当然不能说这些想法就是错的,但经纬君还是要和大家聊聊,为什么提早购买一份商业医保,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社保是用来兜底的

首先需要看到,作为国家主导的保险体系,社会医保一直在努力扩大其覆盖范围,将更多的大病医疗报销纳入其中。以癌症治疗为例,据国家医保局表示,2017年通过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赫赛汀、美罗华、万珂等15个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的癌症治疗药品被纳入了医保目录。

但社会医保自身的性质决定了这种覆盖的推进注定是循序渐进的,会是一个相当缓慢的过程。这是基于经济发展水平和中国国情的事实决定的。

尽早给自己买份商业医保吧,不吃亏_西安杨森的硼替佐米是进口的吗

▲社保卡 资料图 来源:中新网

首先,我们需要理清一个概念,医保的实质是众筹大家的小钱应对个体的大患。举例来说,你参加工作一年,每月要缴纳300元左右的医疗保险,但一次住院看病,可能就要花费3万元,通过医保报销了85%,这2.5万元里,显然大部分都不是你所缴纳的医保费,而是通过统筹,调拨了其他人的费用。

这也就决定了有两个变量对社会医保的顺利运转至关重要:1、所缴的额度及缴纳的人数;2、报销的范围及费用。

先说额度问题,社保向每个人收取多少费用为宜?这是一笔需要非常慎重计算的经济账,收的低了,总额就少,能使用的范围就更小;收的高了,大家又承受不起。各地区、城乡间的贫富差距,各群体间利益的不一致,都是需要认真考量的因素。

国外的例子可镜鉴。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在其任上大力推行医改计划,旨在促进 “全民医保”。但这项改革在其国内饱受争议,原因在于该计划过于偏向穷困人群,而加重了美国的社会主体——中产阶级们的负担,最终被特朗普所推翻。

具体到中国而言,农村人口依旧占多数,且地区、城乡间的差距仍较大。随着城乡医保并轨,这就使得社会医保所要缴纳的额度需要平衡两者,不能定的太高或太低。

至于缴纳的人数方面,由于社保的强制性,可以理解为和中国的人口数量相挂钩。虽然我们目前仍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但生育率的下滑是可见的。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社会在步入老龄化,“年纪一大各种病痛都找上门来”,社会医保的使用频次在增长。两相结合,再加上双规制等遗留问题,“缴的人少,花的人多”恐怕会是目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内的趋势,而是否会出现像养老基金那样的大额亏空,更是需要关注。

综上所述,在这种情况下,“报销的范围及费用”这个第二变量更多地体现出调节性。正如国家医保局在回应未来要不要将更多抗癌药纳入医保范围时表示:“要有效平衡患者临床需求、企业合理利润和基金承受能力。”如果把大量的高价药纳入医保范围内,所要承担的压力是巨大的。

因此,在现在及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社会医保提供的都是兜底的作用,优先保障基础性的全民医保,高水平的则尽力而为。

重病大病的花费惊人

据国家癌症中心目前发布的最新一期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报告显示,中国分别约占全球恶性肿瘤新发病例与死亡病例的21.8%和27%,在184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中等偏上水平。

全国恶性肿瘤发病第1位的是肺癌,每年新发病例约78.1万,其次为胃癌、结直肠癌、肝癌和女性乳腺癌。2014年,全国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380.4万例,死亡病例229.6万例。

换言之,中国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分钟就有7个。

但重大疾病并不仅仅只有癌症。尿毒症、渐冻症(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艾滋病、帕金森....。。保监会2007年发布的相关文件里划定了25种可参保病种,而不幸罹患上其中的任何一种,对于病患和家庭带来的都是沉重的压力。

赫春兰(化名)于2004年被诊断出尿毒症,勉强维持了3年后,开始进行血液透析,一个月要透析13次,至今已有11个年头。

▲由于长期输血,自身的血管受不了频繁扎针,赫春兰在手臂上先后两次植入了人造血管,由此造成了经脉曲张和血栓,整个手臂变形

她为中新经纬详细算了一下自己这些年来看病的账:“一年看病的各项花费加起来7.8万元左右,庆幸的是,我的报销比例也比较高,算下来自费的部分是3.5万元。”作为双轨制改革前退休的国企员工,她在很多项目上都可以享有90%的报销比例。家里又做着一些小生意,陆陆续续地花三十多万也还可以支撑,只是生活品质下降了些。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般的“幸运”。

▲赫春兰在进行血液透析

这些年下来,赫春兰的病友换了好几批。“好多人一周只能透析2次,而且透析后要服用高蛋白的药物和补品,花销很大,650元的报销额度根本不够。”

需要看到,仍有相当部分的高价药物没有纳入医保范围内,且由于自身的技术含量较高,诸如印度仿制药等替代品是达不到相应效果的。

社会医保无法覆盖,仿制药又不一定有效,怎么办?购买商业医保,就是第三条路。

购不购买商业医保

更多是观念问题

宁宇飞是北京的一名普通上班族,他去年开始购买了某保险公司的商业重疾险,保费一年5000元,交20年。

“主要是因为看到了一些新闻和身边的事例吧,有点怕,就买了。”但他对中新经纬仍表达了些许困惑:“我算过,20年保费交完也10万了,而它最高只赔付20万,好像也没多高性价比。而且这20年我要是无病无灾,这钱就当花了,买个心安。”

可以说,他的这种想法非常具有代表性。也凸显了目前中国商业医保领域的现状:大众对其认知程度不高。

由于有着社会医保这些年来的支撑,很多国人对于商业医保其实是缺乏了解的,理念也有偏差,对于“多花钱去防范一个概率事件”会有亏本之感。但变化已在发生,如前文所述,社会医保的压力与日俱增,迫使其更偏向基本兜底,而重大疾病的发病率和花费却短时间内难以降低。

▲医院病房 资料图 中新经纬摄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像宁宇飞这样愿意花钱买商保的人越来越多。虽然中国的商业医保目前规模仍不大,却涨速迅猛,2016年底已达3648亿元,较前一年相比增速超50%。

由于是市场化的产品,竞争会带来多样性,商业医保的强项还在于其灵活性。

如果以家庭的视角看,罹患重病,痛苦的不仅是患者本身,由此造成的整个家庭生活水平的大滑坡更是长久的折磨。

社会医保的短板也体现在了这里,其运行机制采用的是“先消费、再报销”的模式,专款专用。只能帮患者解决看病的问题,对于病症所引发的其他经济问题就爱莫能助了。

而商业医保的可选项会多些,相当部分的险种可按疾病认定直接支付保险金额,钱款用途相对自由。这对已经缴纳了社保的家庭来说,就可以更平衡一些生活和看病间的花销。

所以,趁早给自己和家人购买一些商业医保,不是坏事。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

我的顾客我的朋友说过的话,我要把他记录下来——

简数数据采集平台是一个完全在线配置和云端采集的网页数据采集和发布平台,功能强大,操作简单。

政协委员王路杨:建议将万珂等治疗癌症药物纳入新农合

1月21日,正在召开的贵阳市“两会”上,来自贵阳市政协委员王路杨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将万珂(注射用硼替佐米)等癌症治疗药物纳入贵阳市新农合的报销范围。 万珂(注射用硼替佐米)是治疗多发性骨髓瘤、复发或难治套细胞淋巴瘤的特效药,药价及其高昂,一名患者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