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硼替佐米真假_2019 EHA |“真实世界研究”携手“大数据”会给RRMM患者的治疗带来哪些启示?

  • A+
所属分类:硼替佐米仿制药
印度硼替佐米真假_2019 EHA |“真实世界研究”携手“大数据”会给RRMM患者的治疗带来哪些启示?

导读

2019年第24届欧洲血液病学会(EHA)年会已经落下帷幕,但众多研究仍然值得我们回味。本次EHA会议公布了多项关于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RRMM)治疗的研究进展,其中,来自美国的一项纳入1902例RRMM患者的大样本真实世界研究,第一次比较了以硼替佐米、卡非佐米、Daratumab或伊沙佐米为基础的三药联合方案在RRMM患者中的疗效。结果显示:以伊沙佐米为基础的三药联合方案与其他三药联合方案相比,明显延长患者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DOT)和至下一次治疗时间(TTNT)。

近年来,以新药为主的治疗方案改变了多发性骨髓瘤(MM)的治疗方式,也影响了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RRMM)的自然病程。针对RRMM患者,除传统常用的以硼替佐米为基础的三药方案外,新型蛋白酶体抑制剂(如伊沙佐米、卡非佐米)、免疫调节剂(如泊马度胺、来那度胺)及单克隆抗体(如Daratumamab)等新药也具有良好的抗骨髓瘤疗效,已在临床前期及临床试验中得到了充分研究,并广泛应用于RRMM的临床治疗中。

目前含新药的三药联合方案虽然已经极大的改善了RRMM的治疗格局,但是由于缺乏头对头前瞻性的临床研究数据,临床医师通常难以确定各种治疗方案的优劣及先后顺序,致使RRMM的治疗选择越来越困难。比如,最近的几项关键性临床试验,对照组均采用了来那度胺联合地塞米松(Rd)方案,但Rd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却不相同,在14.5个月至17.6个月之间[1-4]更重要的是,临床试验中纳入的老年患者、有合并疾病的患者代表性不足,在真实世界中MM患者的异质性更高,因此临床试验结果在外推到更广泛的目标人群时将受到一定限制。那么这些方案在真实世界中的疗效究竟如何呢?本届EHA会议,美国的一项大样本真实世界研究揭开了含四种新药的三药联合方案在RRMM患者中的疗效面纱[5]

主要内容

该研究基于美国一家大型电子健康记录(EHR)数据库中的数据(2007年1月1日-2018年3月31日),回顾性分析了2014年1月1日以后至少接受过1次治疗的MM患者,且治疗方案至少包含硼替佐米(B)、卡非佐米(C)、Daratumab(D)或伊沙佐米(I)的三药联合方案,根据患者先前治疗线数进行分层,比较真实世界中含这四种新药的三药联合方案在RRMM患者中的疗效。

研究纳入了1902名至少接受过2次或以上治疗(LOTs≥2)的MM患者,B-based组746例,C-based组522例,D-based组418例,I-based组216例。C-based组的大部分患者较其他治疗组更年轻(<65岁),而I-based组的大部分患者≥75岁(P<0.01)。基线治疗时,I-based组中仅有少数患者有CRAB相关的症状(P <0.01)。高危细胞遗传学异常患者在C-based和D-based组更常见(P <0.01)。B-based组的大部分患者先前治疗的线数更多。主要疗效指标是中位治疗持续时间(DOT)和至下一次治疗时间(TTNT)。

研究结果

在LOTs≥2的亚组中,中位随访11.7个月,含伊沙佐米的三药联合方案(I-based组)较其他治疗组显著延长了患者的中位DOT,其中I-based组为8.4个月,B-based组6.0个月,C-based组6.0个月,D-based组6.2个月,P=0.0084。I-based组的TTNT也较其他治疗组显著延长,I-based组为11.1个月,B-based组9.8个月,C-based组6.7个月,D-based组7.2个月,见图1。与含硼替佐米的三药联合方案相比,含伊沙佐米的三药联合方案能够将患者至下一次治疗开始或死亡的风险显著降低20%(HR:0.80,P=0.0299)。

印度硼替佐米真假_2019 EHA |“真实世界研究”携手“大数据”会给RRMM患者的治疗带来哪些启示?

此外,在先前接受过2次和3次治疗(LOTs 2和 3)的MM患者中,中位随访13.6个月,与其他治疗组相比,I-based组也有延长DOT的趋势,其中I-based组8.4个月,B-based组8.4个月,C-based组6.3个月,D-based组未报道(因该组中位随访时间仅7.5个月),P=0.0748。

印度硼替佐米真假_2019 EHA |“真实世界研究”携手“大数据”会给RRMM患者的治疗带来哪些启示?

调整分析显示,对于LOTs≥2的患者,与含硼替佐米的三药联合方案相比,患者至下一次治疗开始或死亡的风险在各治疗组间无显著差异,其原因可能是I-based组的患者较少,仅有216例。但在LOTs 2和 3的亚组中,I-based组较B-based组的至下一次治疗开始或死亡的风险有降低的趋势(调整后HR:0.77;P=0.0911),而C-based、D-based组的风险与B-based组相似。

小结

以新药为基础的多药联合是RRMM治疗的主流趋势,但RRMM的治疗目前尚无统一标准。美国的这项大样本真实世界研究让我们看到,与含硼替佐米、卡非佐米或Daratumab的三药联合方案相比,以伊沙佐米为基础的三药联合方案能显著延长RRMM患者的TTNT。该研究结果将给临床工作者带来更多启示。现如今伊沙佐米已经在中国上市,而卡非佐米、Daratumab等新药也已经在国内开展了临床试验,不久将相继上市,相信随着这些新药的广泛使用,包括中国在内的更多真实世界研究数据会给我们提供更多的答案。

参考文献:

1. Dimopoulus, et al. N Engl J Med. 2016;375:1319-1331.

2. Lonial, et al. N Engl J Med. 2015;373(7):621-631.

3. Moreau, et al. N Engl J Med. 2016;374:1621-1634.

4. Stewart, et al. N Engl J Med. 2015;372:142-152.

5. Davies F, et al. 2019EHA,Poster #PS1419.

印度硼替佐米真假_2019 EHA |“真实世界研究”携手“大数据”会给RRMM患者的治疗带来哪些启示?

扫描左侧二维码

回复EHA会议获取更多关于EHA大会会议精华

限时免费进入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顾客我的朋友说过的话,我要把他记录下来——

疾病,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只不过包装不太好看,但是你一层层拆开后会发现里面有不一样的东西。它让我们学会珍惜,体会到普通人不曾有过的人生。。

国务院最新公布,副总理孙春兰有了“新兼职”,首个任务是降抗癌药价

孙春兰有了“新兼职”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国务院对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成人员进行调整,其中,组长一职由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兼任。 此前,该职务由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兼任。 此外,国务院医改领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